维信金科旗下卡卡贷等频被投诉“暴力催收”

2019-03-2918:43:12
3月25日,港股上市公司维信金科迎来了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收入27.37亿元,同比增1.1%;净亏损10.27亿元,同比增长2.4%;经调整后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1.1%。

对于净亏损增加2.4%,财报解释称,主要因为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人民币10.472亿元及有关上市的上市费用人民币0.499亿元。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维信金科2018年不良贷款逾期率总体高于2017年,其中2018年第二季度更是高达7.7%。

维信金科方面表示,受141号文影响,不良率是M3+逾期率,第一二季度的逾期反应为141号文发布期间形成的资产,与2017第四季度首逾相对应;而从2018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首逾来看,新增业务资产质量已经大幅改善。

此外,3月26日,本报记者还在21聚投诉平台上注意到,对于维信金科的投诉量已超5253件。其中,维信卡卡贷频频因暴力催收、收取高额逾期费用等问题被投诉。

“公司的业务开展是在相关部门的监管下,合法合规进行。”维信金科方面回应称。

净亏损10.27亿元 不良贷款逾期率一度达7.7%

资料显示,维信金科成立于2006年,2018年6月登陆港交所主板。

3月25日,维信金科发布的上市后第一份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收入27.37亿元,同比增1.1%;净亏损10.27亿元,同比增长2.4%;经调整后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1.1%。

对于净亏损增加的问题,维信金科在财报中表示,主要因为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人民币10.472亿元及有关上市的上市费用人民币0.499亿元。由于所有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均于上市完成后被转换为普通股,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仅记录至上市日期止。因此,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录得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与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6个月录得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相同。

与此同时,在财报中,维信金科还披露了逾期率。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 2018年不良贷款逾期率总体高于2017年,除2018年第一季度外,其余三季度维信金科逾期率在5%及以上。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的不良贷款逾期率分别为4.8%、7.7%、6.2%、5.0%。

对此,维信金科方面在回复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141号文影响,不良率是M3+逾期率,第一二季度的逾期反应为141号文发布期间形成的资产,与2017第四季度首逾相对应;而从2018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首逾来看,新增业务资产质量已经大幅改善。

财报也指出,“2018年,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适应监管环境的变化以及其导致的资产质量波动。尽管如此,我们成功在保障资产质量表现以及主动调整业务以恢复业务动力两者间取得平衡。首次付款逾期率在其迅速对市场变动做出应对后恢复至低于2%的正常水平,且其后维持于该水平。”

数据显示,在首次付款逾期率方面,该公司2018年四个季度分别为1.5%、1.6%、1.7%、1.6%;

ALL IN 线上 金融科技收入增长超200%

与此同时,财报还显示,2018年,维信金科全年贷款规模为207亿元,同比2017年下降15.4%。

对于下降的原因,维信金科技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是因为主动的业务调整,线上至线下业务的剥离;在141文后主动的风控策略调整,风控与业务量之间的平衡。

早在2018年11月,维信金科发布公告,将出售线下大额信贷业务,战略重心转向纯线上消费信贷;并在2019年1月公告表示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出售事项已经于2018年12月31日完成。

维信金科方面称,出售事项完成后,其将不再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但预期将能够通过自有线上业务继续满足大致上相同的借款人群体的需求,且线上业务的经营成本远低于线上至线下业务。

与此相对应的,在维信金科出售线上至线下业务业务之后,维信金科的全职员工人数从年报中披露的1697人减少至少50%。

“人力缩减预计将会为公司带来人工成本的大幅降低。”维信金科技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来,助贷业务成为不少公司的新增长级。

资料显示,维信金科拥有“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以及“融资性担保公司”牌照,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助贷业务的机构之一。

高盛的研报曾指出,“维信金科主要竞争力在于,与持牌机构建立伙伴关系带来的稳定融资渠道;透过持有多项牌照及与不同公司/平台合作”。

根据维信金科的年报显示,2018年末,该公司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数达到了30家,这个数字比年初的20家增长了5成,并且信用增级和纯贷款撮合新增贷款达到70亿元,同比增长85%,占全年新增贷款超过三成,受信用增级贷款撮合模式及纯贷款撮合模式实现的贷款量大幅增长推动,公司以金融科技输出为主的贷款撮合服务费约为2.7亿元,同比增长221.6%。

维信金科同时还在年报中披露了与电信子公司天翼电商、移动子公司中移电商和中国联通的合作进程。比如目前公司与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合作的橙分期业务,在9个月内已经覆盖150多个城市,累计服务超过28万人等等。

不过,一些地方监管人士也注意到“助贷”存在的一些问题,也释放了更多监管信号。

对此,维信金科方面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的发布为网贷转型助贷提供了政策导向,公司不涉及p2p、专注助贷、有互联网小贷和融资担保牌照,是合规的业务模式。

卡卡贷等频被投诉“暴力催收” 股价持续处于低估状态

年报显示,维信金科主要提供三大信贷产品,分别为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消费信贷产品、及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

其中,线上的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如卡卡贷App等)贷款规模为135亿元,占总贷款实现量的65% ;线上的消费信贷类产品(如豆豆钱App等)贷款量为46亿元,占总贷款实现量的22.4%; 线上至线下的大额信贷产品(贷贷看)贷款量为26亿元,占总贷款实现量的 12.6%。

不过,3月26日,本报记者在21聚投诉平台上注意到,对于维信金科的投诉量已超5253件。其中,维信卡卡贷频频因暴力催收、收取高额逾期费用等问题被投诉。

比如一位用户投诉称“维信卡卡贷委托催收公司,电话短信催收,群发侮辱短信骚扰我的亲戚朋友,一天几十个电话和几十个短信骚扰……。“

对此,维信金科方面则回应称,“公司的业务开展是在相关部门的监管下,合法合规进行。”

此外,自上市以来,受到市场环境及资本市场周期的影响,维信金科的股价持续处于低估状态。在公司上市第二天走上22元/股的高峰之后,股价便一路走低,中间虽有反弹,尤其在2019年以来,公司股价已比年初上涨了30%以上,但是目前9元(港币)/股左右的价格依然处于低位。

起初,维信金科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亮相资本市场,保荐机构是瑞信+高盛+JP.摩根的天团阵容,股东既有TPG这类国际投资机构,也有中信、外贸信托等国内知名企业作为锚定投资人。

不幸的是,在上市后,公司就碰到了港股乃至全世界金融市场的下行周期,以及P2P的“暴雷式搅局”,行业环境也持续下行。

维信金科CEO廖世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公司股价的波动主要是因为市场目前对整个经济环境的担忧,加上所处行业的监管风险很高。

而自2018年9月份以来,维信金科管理层就已经27次出手回购自家股票,累计回购金额1533万元。

不过,廖世宏亦坦言,长期来说一家公司的股价不能靠回购来支撑,最重要的还是价值。在逆周期的时候打磨科技、风控实力,才能在市场好转的时候发力。